交易所码农:炒币如同明牌斗地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8

  来源:核财经 文︱主笔 Vincent

  核财经APP深核报道 “炒币这事,千万别把它当成营生。”

  5月9日,比特币突破6000美元关口后,连续闯关7000、8000美元,甚至一度站上8300美元。顿时,币圈陷入狂欢。5月17日,比特币出现大幅跳水,导致“比特币崩盘”登上微博热搜榜。傍晚,冰雹雷雨突袭京城,猝不及防的仲冥被打得抱着头四处躲藏,而悲催的一天远不及此,他承认,在这波行情里踩了雷,损失惨重。

  不仅如此,这位程序员老兵近半年多来的经历可谓崎岖坎坷。从去年底离开某大厂,到炒币小暴发户,再到沦落为求职者,只不过用了半年时间便“望尽币圈路”。如今,两条道摆在他面前:其一,留在币圈;其二,干回老本行。

  在此岔路口,仲冥认为,“在币圈很容易使人变坏”,加密数字货币的财富效应最考验良知。

  他援引马克思的洞见:当利润达到10%的时候,他们将蠢蠢欲动;当利润达到50%的时候,他们将铤而走险;当利润达到100%的时候,他们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;当利润达到300%的时候,他们敢于冒绞刑的危险。

  依理推断,比特币从2009年诞生到2017年12月最高点接近2万美元,10年间溢价超过 200万倍,平均年利超过20万倍,所以,在币圈发生任何事件根本不能深究。仲冥在接受核财经APP采访时表示,博傻、欺骗、做庄……币圈生意背后都是“带血的钱”。

  “黑色”生意

  从去年底开始,互联网裁员潮来袭,那些曾经风光无限的企业纷纷以“人员优化调整”为口号,降低人力成本。在这份名单上,百度、网易、滴滴、美团、京东等巨头赫然在列。

  “我们项目组被叫到一个小会议,并宣布全员解散。”在北京创下33年来“最冷12月”之时,裁员发生在了仲冥身上,这对三十出头的他来说,如同陷入冰封冷冻的绝境,职场轨迹随之动摇。

  他很委屈地表示,更糟糕的是春节前大批公司开源节流,很难找到心仪的工作。

  就在他没精打采地准备乘车回老家的时候,前同事老秦的电话打了过来,并相约到某会所见面。

  当晚,仲冥如约来到会所的一个豪华包厢,眼见老秦和另外两位大佬正在吞云吐雾,好不自在。老秦满面红光,似乎日子过得不错,他热情地说道,“可把老弟你请来了!”

  四人东拉西扯约一小时后,老秦聊到了正题。“他的交易所技术团队较弱,急需我去救场。”这令仲冥心里暗暗庆喜,真是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”,便爽快地答应了。

  在仲冥记忆里,老秦是个老江湖,行事做派自有一套。“起初认为,老秦的交易所在行业内并不如流,但他精于各类营销策略和方法,善于把握市场时机的优势让他闯出了一片天地。”仲冥继续说,“后来发现,由于数字货币交易所聚集了大量的资金,而且游离于法律监管之外,老秦可以‘0’成本挪用用户资产再去投资赚钱。”

  “原来交易所赚钱竟然如此横冲直撞,深扒更是毁三观。”这让第一次加入创业团队的仲冥着实惊呆了。可见,徜徉在这个“黑色小金库”,老秦要风得风要雨得雨。

  所谓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,仲冥亦没有逃脱此俗套。

  他告诉核财经APP,作为核心团队成员之一,他被允许自己创建账号,并“0”成本充一定数量的代币,然后在币市寻机赚钱。

  在仲冥看来,用户在中心化交易所做交易,如同明牌斗地主,其结果不言而喻。“在利益的驱使下,我们也会参与期货合约,这不仅使平台上一些币种涨跌幅较大,而且能与普通投资者的博弈中占尽优势。”仲冥说。

  据他透露,在一次用户集中提币中,币池中代币出现了严重不足的情形,他们随即便主导了一场“砸盘游戏”,用吸筹满足用户提币需求。仲冥还说,“交易所在‘低吸’过程中,不仅赚了用户的差价,还增加了平台交易量,其手续费又是一项收入。”

  由此看来,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,代币都是用真金白银换来的,但是,对于交易所而言,只不过是一串数字。

  几次成功过后,钱越赚越多,仲冥的心里却越来越不踏实。他坦言,自己无法克服内心的拷问,更无法抑制因此滋生的胆怯,便离开了老秦。

  “跑路”分析师

  带着在交易所获得的“第一桶金”,放眼大好币市行情,仲冥无心求职,仍对币圈恋恋不舍。

  而要做一名合格投资者,仲冥自认为还差很远。他说,“炒币虽然很赚钱,但一般人是玩不了的,里边套路太深。”

  为此,他更愿意交点学费,少走一些弯路。“币圈学习渠道很多,公众号、QQ群、微信群等到处都有一批所谓的‘分析师’。”不过,仲冥不得不承认,即便是炒币付费群,大多数也都是坑。

  据仲冥观察,一些币圈分析师与项目方合作密切,其主要收入来源并非投资者付费,而是靠喊单和推荐项目代币从中谋利。他的逻辑是,顶尖分析师根本看不上投资者付费的小钱,而浑水摸鱼的分析师压根就不专业。

 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者称,前不久某个IEO项目为寻找炒币用户,和数个分析师达成协议为其导流,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。在连续数日的推荐中,只要投资者稍有质疑,其分析师便会暴跳如雷,大骂“菜鸟”看不懂。有人很确定地告诉核财经APP,在一些所谓的“付费炒币群”里,项目方联合大V收割韭菜是基本套路。

  “看一个付费炒币平台靠不靠谱,首先要弄明白它的盈利模式。”仲冥的这一番话,让人深觉他已属老司机了。

  不过,仲冥也踩过雷。

  “在币圈,总有一些分析师打着保护韭菜的旗号,用截图证明自己的‘牛逼’历史,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加入了某分析师微信群。”仲冥说道,“刚开始群里的氛围很好,除了分析师分享行情,还有一些投资者分享币圈趣事,让人看着很过瘾。”

  “在该分析师推荐下,群友们买进了一个项目代币,不出两天竟然翻了倍。那几日,群内一片欢声雀跃。同时,看着币价持续上涨,一众投资者纷纷加仓。”仲冥表示,自己既兴奋又紧张,殊不知,翻倍是给新手入场的基本礼遇。

  在投资领域,坏事往往就发生在人们极度兴奋之时。果然,之后该币的价格出现大幅跳水。“当时,群里一片叫骂声,而该分析师称,‘这只是回调,大家不要慌’。我抱着涨回买入成本价后就清仓的心态没有及时止损,导致亏的更多。”仲冥说,“该分析师面对众人的辱骂,声称自己也是受害者,其罪魁祸首是项目方。紧接着,微信群被解散,分析师从此杳无音讯。”

  为此,仲冥也曾加入了维权者行列,试图揭露不良分析师的行为和套路,但是,他很快又缩回去了。

  “我反复问自己,我是作为散户被欺骗后的自我权益伸张,还是博傻、投机失败后的自我耍赖?我自己也说不清楚。在币圈,正义一方很难界定,价值亦无从定义,唯一有迹可循的是入场动机殊途同归,大家只在乎‘百倍币’、‘千倍币’。”仲冥语调沉重地表示,或许没有贪念就没有伤害。

  行情“阴谋论”

  上周,在激烈的行情面前,“爆仓”成为被频繁提及的词汇,很多比特币期货合约的投资者遭到了“屠杀”。仲冥,便是其中的一个“倒霉蛋”。

  “5月13日、17日,这两天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”在比特币急速上涨与下跌中,短时间出现了大量爆仓单,仲冥深受其害。

  数据显示,5月13日晚11点,仅OKEx与BitMEX两个平台比特币期货合约在过去1小时内新增爆仓1.33万 BTC。5月17日11点,比特币直线跳水,据Bitstamp平台报价显示,一小时累计跌约1400美元。仲冥盯着电脑屏幕,不断地自言自语道,“怎么能一下子跌这么多呢?”

  他告诉核财经APP,巴菲特在前不久的股东大会上说“比特币就是一种赌博”,当时我还对此嗤之以鼻,可没几天我就栽了。

  “关于这次暴涨与暴跌,圈内出现了不同版本的‘阴谋论’观点。”在仲冥看来,比特币减半预期与传统金融机构入场的利好消息,并不足以策动此次巨大涨幅。另外,对于金融分析师肖磊的观点,仲冥亦不完全赞同。他认为,关于推动比特币上涨的动力,高净值人群开始接触和考虑投资比特币,并不会带来直接且剧烈的行情。

  “新资金入场才是币价上涨的主要推动力,而巨量资金源头必是这轮上涨的归因。”仲冥说,“据某位币圈核心人物所言,暴涨行情之前,部分机构、交易所、大户疑似达成了某种共识。”

  他认为,在加密数字货币世界里,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赢家,真理也被牢牢地掌握在强者手中。这里只有强者制定规则,而弱者困守规则。或许,入场币圈本身就是一个极端选择,你选择了利益就注定要放弃其它。“利益在左,道德在右,谁都想让它们在一起,但在这里是不可能的。”紧接着,仲冥一声叹息,足见他对币市的怯懦与无奈。

  其实,所有新兴行业中,如果它游离在法律的边缘并且足够暴利,那么,它一定充满了欺骗、投机和分裂,区块链行业就是如此。

  核财经APP观察到,近日许多炒币群喊出年底比特币10万、20万之类的口号,部分“大佬”还亲自动手建群,引领一众粉丝直追行情而去。不过,此时折戟比特币的仲冥却平静了下来。

  “在这样一个疯狂的行业,我们又怎么能用常规的投资心态去理解它?”在极端行情的折磨下,仲冥斗志全无。

  5月18日晚间,核财经APP在健身房见到了仲冥,其蓬头垢面凌乱不堪的形象仍没有什么改变。我们相视一笑后,相约一起跑步,不过,没几分钟仲冥就已经气喘吁吁了。瘫坐在地板上的他,一颗颗汗珠沿着黑黝黝的脸颊倾泻而下。

  “我还是适应不了币圈,24小时不停盘,要做期货合约就更不敢睡觉。”他扯着T恤随手擦了擦镜片,略带玩笑的口吻道,“或许有人认为牛市真的来了,但我个人认为,币市是不可能被预测的。”

  在核财经APP看来,仲冥虽有几分程序员的木讷、内向和不善言辞,但他从币圈经历中所悟出的道理却是言之凿凿。

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仲冥、老秦为化名)